灰烬余温

“再坚持一会儿吧”她这样对我说了








不喜分享我爱的小天使sorry
是个没有文力的咸鱼(躺)
三分钟热度+社恐+玻璃心
cp洁癖注意

自认为没什么要掩藏的东西

(喜欢旁观聊天)

《四方》

*暂定标题
*白瓦勇士,现分别25、19岁,但讲的时间段不固定
*ooc注意
*感谢喜欢的宝贝们(///▽///)
*圈地自萌

*可配BGM:天空之城——李志【大家随便吧,就那种淡淡的忧伤的感觉,觉得不太配也可以不听:P】












   “瓦不管,你该走了” 

   “恩...”
   窗外的雨下得很大,风吹的雨滴嗒嗒的敲在玻璃窗上,下坠时留下很长的一道痕迹。老板娘难得的用这么严肃的语气和他说话,她总当他是个孩子,他已经十九岁了,再不是当年那个脏兮兮找她蹭饭的小孩了,从前那个小不点早就走了,拿着那柄暗红色的匕首沉到海底了,他没告诉老板娘,因为他怕她伤心,现在他也要走了,不过他是被这样催促着离开的。马上就是老白的册封日了,他要赶紧往主城赶,走晚了会来不及的
  还记得在13岁的时候,那时还是在这络城里,瓦不管第一次遇见老白。老白当时才十九岁出头,长得蛮高,但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不少,瓦不管当时以为他也不过十六,后来才知道是十九的。十九岁的老白在老板娘的小店里遇到了瓦不管,他看中了瓦不管手里把玩的那把匕首,他径直向瓦不管走去,在他旁边装摸做样的挑选着,期望瓦不管能够放下那把匕首,可瓦不管出乎意料的居然拿着匕首就走向老板娘,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吗?他当时的确惊到了,但看见瓦不管走到柜台里面才意识到他不过拿着玩玩,毕竟即使战争年代,像他这个年纪的小孩也还是受到保护的对象。他直接走到柜台前,问老板娘那把匕首的价钱,他话还没说完,小孩却先吵起来了。
    “只有勇者才能拿!!”小孩子的声音很大,一脸不爽的对他说道
    “我就是勇者”他回答了那还有些奶气的小孩
    “勇者可是要去杀死恶龙的,你敢吗”那个灰不溜秋的小不点还在问他,像拷问一般的严肃的问着傻气的问题
    “当然!我可是要保护这个国家的人”对付小孩的这点耐心白还是有的,他依旧回答着
    小孩听了他的话,脸上渐渐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,这让老白突然有点懵,他在说假话,他对保护国家没什么期望,虽然的确是勇者,但只不过他的想象仅仅到了勉强杀死恶龙的样子,在那之后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倒是没太大想法,小孩很激动,蹦跶着从柜台里跑出来,一副与他相见恨晚的的样子,侧到他耳边,悄悄的对他说他也是勇者,???白当时心里就在笑这小孩幼稚,但转念又怕这稚气的小孩聊的他走不开,他只当他在说笑,没说什么。从瓦不管手里拿过匕首就要付钱走人。瓦不管见他这样子就跟他争起来,老板娘叫瓦不管不要闹,瓦不管不甘心的犹豫了一下,加上老白的力气大,一会之后他就只能看着老白拿着匕首走远了
    那把匕首,瓦不管也知道很不错,他听过老板娘和他讲过的故事了,关于很久以前为保护小镇死去的反英雄,超酷,他当时只是这样觉得的。他没钱,要等到他攒够钱之后才能拿到,现在居然被别人先一步买走了,有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了的奇怪感受,他说他要成为勇者不过是想找个称号配的上匕首,听起来更酷些 

   瓦不管也不知道那时怎么像中了邪一样,听说老白要去找龙就跟着他跑了,而且老白一直嫌弃他,他还缠着就不走,现在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好笑,那时可能只是单纯冲动想做一些冒险的事,也可能是对看起来年幼的老白突然有种同命相怜的感觉。他像个小偷一样,带上自己所认为的那点宝贝,一路上蹑手蹑脚的跟踪老白,其实老白早发现他了,但是一直没拦他,因为他觉得小孩子总都是恋家的,离不开父母的怀抱,他过不久就会自己回去了。可老白没想到的是,这叫瓦不管的小鬼本来就没有父母,习惯了流浪,等他走出小镇,才注意到瓦不管还跟着他。
   “快回家去”他转过身,有些不耐烦的对瓦不管的所在之处这样说道,还想着这小孩能不能自己走回去
   “我没家”瓦不管给出了干脆的回答,慢悠悠的从藏身的那棵树后面走出来,直直的看着老白。“我也是勇者,我们可以搭档啊”
   “现在这年头是不是想屠龙的都自称勇者啊,是魔鬼吗都”他有些无力的想着,很吃惊这小孩根本无视他话里的意思,还得寸进尺般的要和他一起远行。“不行,你太弱了”他不想再和这小孩在夜晚的森林里浪费时间,他还要赶路,毕竟夜晚的森林可比看上去的危险多了,他摆了摆手,就催促起来,可这小孩是真的铁了心了跟他走,怎么赶都无济于事,小孩还是跟着他随着他的步伐一点一点的远离小镇。
  “唉”他不就买了个匕首吗,也怪他当时为了敷衍随便说了那些话,现在好了,带了个狗皮膏药上路,怎么甩也甩不掉,出于良心他还不能把他随便丢在森林里,要是他一直这样大声吵闹的话,过不了多久,森林里的野狼就要全聚过来了。
   其实他们后来真的遇到野狼了,在离圣索托城不远的地方。那时候圣索托还不是主城,也只不过是个小镇,和他认识老白的地方差不多大小,而且很混乱。那次遇到野狼和后来屠龙是瓦不管最难以忘怀的两段时间,虽然他们都有受伤,可情况完全不同,与屠龙之后那段难过的时间相比,野狼实在是再好不过了,至少他还能陪在老白身边,不用一直在死亡边缘挣扎的痛苦的时候还想着远方的人。十三岁的瓦不管完全不是野狼的对手,伏在草堆里的狼猛的扑过来,小小的瓦不管一下就被按在地上,他用手使劲的抵住狼的脖子,一边奋力抵抗,一边又被吓得双手颤抖。
   “老白!!”他记得他当时是竭尽全身的力气才叫出这个名字,他牙齿发颤,好像除了双手,其余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,大声叫出一个名字是那样的难。老白那里有更多的狼,即使他叫喊求救也不可能马上抽出身来,况且老白当时已经处于浑身浴血的状态了,站着都十分费力。野狼还在继续猛扑,尖锐的牙咬在老白手臂上,换来汩汩鲜血涌出和老白隐忍的痛呼,老白还没有放弃,奋力的回击,但他都有一些绝望了,那是他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,野狼腥臭的吐息就扑在他脸上,恶心的让他想吐。
   “再坚持一会...”恍惚中他听见老白这样说
   快要坚持不住了,那刻他真的鼻头酸酸的,越来越撑不住的手臂被狼的重量压的弯曲,狼牙就快要咬到他的脖子了
   “老白!!”他的声音带上了点哭腔,眼睛也发涩,快点快点快点,他心里这样祈求着,他只剩最后一点力气了,他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只有双手还撑着
   “呲—”是鲜血溅出来的声音,温热的液体瞬间撒了他半张脸,还有脖子和肩膀,全部染上了腥味,到处都是艳红色。老白拿着那把以前从他手里买来的匕首,刺穿了狼的喉咙,终于让狼停止了捕食,重重倒在一边。
   “哈啊…啊……”两个人都在大口喘息着,刚逃脱死亡,身上一点力气都不剩了,就倒在地上。老白很重,压的他有点喘不过气来,他想叫他走开点,但毕竟他刚被老白救下来,而且老白身上都是伤,他不知道老白还能不能起身,“小鬼,你差点把我害死了,你是魔鬼来惩罚我的吧”老白微弱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,小声地说着,看着也没有从他身上起来的意思,两人就这样躺了几分钟。“我胳膊断了,起不来了,你还等着,等什么呢”老白神色复杂的笑了下,催促他把他从身上移下来,身上的血液和汗珠因为动作蹭在瓦不管衣服上,等着他慢慢从身下一点点移出去
   “哎哎哎,你能不能轻点啊,压到我胳膊了啊”瓦不管把老白从地上拉起来,老白一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一边抱怨瓦不管粗鲁的动作,说着却还是让他搀着他。瓦不管反常的变得呆滞,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平时一直吵吵嚷嚷的,现在突然平静下来,“不远处有镇子,慢慢走过去吧”老白这样说了,他们当时也没别的选择,只好这样走过去。瓦不管觉得自己那时候像傻了一样,脑子里居然一片空白,只听得见有老白的声音在耳里徘徊,那时候其实是很想哭的,总是觉得快死了,也没想着逞强,但是眼泪还没掉下来,就听见老白的笑声,他那时候的确是被这个没自己大自己多少的人鼓舞了,还是没哭,因为老白看到他湿润的眼眶,说了一句“别哭了”。那时候大概是第一次觉得那么依靠这个随便跟随的人




———TBC———

  感觉有点不应该打瓦白瓦的tag

《触不可及》

*瓦白瓦无差
*由小天使巫可可的那个截图而胡乱想的一篇
*巨ooc,神级ooc,我笔下的瓦不管变成了一个想很多,少女又心思细腻的人了(并不是在夸自己orz不过是觉得很ooc)
*瓦不管超可怜QAQ,每次就什么“你走开”“你不配”什么的,又刀又无奈,瓦不管正经的时候超帅,但是一说骚话就想捶死他orz,很魔人的小可爱那样?噗
*感觉自己像废了一样,写不出什么好东西sorry
*我写的时候配过“起风了”当BGM,大家自己选择吧,感觉自己的粮干的没味,配个bgm会好点吧_(:_」∠)_
我好废orz













    “感谢Old……”带着笑意的声音戛然而止,瓦不管有些不敢置信的微微睁大了眼睛,呆呆的盯着屏幕,一下没反应过来。没说完的半句话,还挂在嘴边,只发出几个气音。弹幕因为突如其来的安静开始刷了起来,起哄的话一个接一个地溜过屏幕

   “……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沉默着,仿佛心不在焉的隐藏掉游戏界面,本能的想看清刚才从屏幕上一闪而过的名字。他应该去拿手机,毕竟还在直播

   矮柜上的手机连着耳麦,正映着放了一半的电影,他刚才忘记关了,现在摸起来手机微微有些发热。他迫不及待的打开直播,想在那一堆弹幕中找到些什么,但让人失望的,那一堆安慰的话里没有他期待的名字。他其实可以不用跑过来拿手机,也许老白说了什么,只是他错过了,可能吧,他只是不愿意那么明显的表露出自己的期待,因为他情愫暗涌的心虚

   游戏里等待的人发出叹息声,他才发现已经匹配了,只有他还没准备。

   他还没准备,任何意义上,在任何方面来说,不论是难以言说的秘密,还是前途未卜的未来。

   他尝试像往常一样打趣,但明显不太可能,他清楚感受到自己瞬间的失落,和再提不起来的兴趣,弹幕混乱的让他烦躁。他深呼吸,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,没有埋怨的话,安静的反常,现在的他正学着压抑情感,不再同于以往的直率,他在掩饰自己的缺点,甚至粉饰自己,他知道这因为什么,因为那梦里和他靠的太近的人。“他可能在看”每次他想随性的时候总会这样警示自己,就像现在,他太过在乎他对自己的看法,所以把一切都慢慢收敛,而他居然说他无趣。也是,毕竟连自己都觉得藏的不自在,但他心底想要的不仅仅是有意思的朋友,像是厌恶又渴望束缚,想得到让他心神不宁的人

   记得某天晚上他在老白的直播间里说想他,那时好像是心情很烂,恍惚的像丢了宝贝一样,没过脑子就发了,等过了几秒才恍过神来,只好慌乱的又说了些黏腻的话,妄想把话里的悲伤变成玩笑,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。他没回他,即使他说的这么明了,他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,不知该庆幸还是怨念,他知道他是个很聪明的人,借着直播干脆将无法回应的问题跳过,连沉默都没有,光明正大的无视掉了他,他应该看得到的,只是没说什么。这让他想了一晚上

   他再也没底气毫无顾忌的叫他宝贝,那样的玩笑变得会让他悲伤,演技拙劣的他只能无奈的回应,等他们笑够了再展开新的话题。他本该是自由而直率的人,现在倒天天藏着小秘密,偷偷的,害怕被发现

   他和老白吵架的当天他们正在直播,事儿是他自己挑起来的没错,老白当时在和别人说话,和平常一样,玩笑开着几句骚话就又溜出来了,他没什么反应,而另两个却使劲带节奏,说个没完没了。往日的玩笑话那天听着格外刺耳,让他头脑发热,他本来只想叫他们闭嘴,结果发现没什么用之后,却把气氛越拖越重了。他干脆闭了麦,直接打电话给他们

   老白有些地方味的话语在电话那头响起,像以前一样,想和他讲道理,而他根本不想听。他急切辩解的语速变得很快,语气也变得很重,加上一点愠怒,给人感觉像是受了什么委屈,在愤怒的回应攻击,其实他不过是嫉妒,慌忙想责怪,好像以前他所想的在当时那个自己看来都飘忽的有些理所当然,觉得老白在乎的就应该是那个叫瓦不管的,最开始就陪他的人。让他焦躁的是刚才他说的那些话,他本能反应的在那瞬间想逃避,原以为忽视就能忘却的东西,反倒像杂草一般在他心里长得愈发茂密,挠的他心痒痒,也堵的他难以呼吸。

   吵架好像不明所以地就这样发生了,电话那头气得开始骂人,冰冷的言语就像锥子一样落在他心里,他忘不了那天,他说的话,还有自己的冷言冷语,他说了许多尖锐的话,丝毫不顾对方的面子,也不管从前双方的情谊,穿过夜晚冰凉的空气,直达他的耳边。他被他狠狠的骂了一顿,到后来无话可说,平静的与老白形成极端对比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的脑子早已被嫉妒和私心占有欲的烈炎,像夏日的冰块一般融化了

   他那时一定是疯了,不过是个普通的玩笑就让他冲动的说出那样刺耳的话,等到老白不耐烦地挂断电话他才反应过来,一切都被自己搅的乱七八糟的。开始的游戏早输了,房间被解散,直播里一股脑的也全是责备的话,他放下手机,等到再坐到椅子上时,才觉得眼前忽明忽暗的,那几秒钟像是整个世界都在旋转,绕的他恶心反胃,像是要晕过去

   会疏远吗?他害怕这样的问题,他们虽然表面上好像还是很不错,但之前已经经历过一次,只不过那是慢慢的在不知不觉中的远去。而现在更不同了,他作为一个越界者,要更小心谨慎的处理关系,经历这样无意义的争吵,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又疏远了,追到他念念不忘的聪明男孩又变成了不知何夕的事情

   他那天吵完架之后就下播了,在外面不停灌酒,明明还没追到就像失去了的样子,直到喝的双颊通红,神智不清,跌跌撞撞的又回了空荡荡的家,边走边小声嘟囔着什么后悔的话,灯也没关,直接就倒在床上睡到了第二天午后

   让人尴尬的是过几天他就要搬过去和老白住了,他最近总是很怕,所以一直躲着他,然后他们就连续两个星期一句话都没说,那老白现在这个礼物算是算是原谅他了吗?他怂的不敢问,大脑一片空白。曾经也有一段像这样整日期待又焦灼的日子,那时心里才刚生出星星点点名叫喜欢的东西吧,明明过几天就是以前日思夜想的开始,他却忧虑着

   他想起初见老白的情形。一个高个子穿着粉红衬衫的男人,懒散的靠在出站口的亮银色栏杆上,他推着箱子缓缓的走,边走边四处张望着,寻找着老白的身影。沉默中,他瞟到了站在栏杆外的那个人,他们对了下眼神,然后老白有丝腼腆的笑了,他快步走向他

   即使在夏天老白身上也很干净,和他靠近些甚至能闻到淡淡的香味,那应该不是他的日常,因为他发现他有小动作的在嗅自己的手臂。
   明明是淡淡的香味,却和他那时的心情一样让人感觉甜蜜

   他很想抛弃掉现在好友的身份,为了给予老白不同的印象,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,因为他们的相互了解与习惯,反倒让他寸步难行。从前老白让他道歉他总是无奈般的顺从,也很享受那样很近的距离,而现在他想道歉却再无法开口,老白也再没主动给过他机会

   该怎样表达,不论是想念的心情,还是越界的心悸,这些曾经让他恶心烦躁的事,因为以前有趣的相处而变得这么让人难以割舍,即使在现在这样更进一步的情况下,他也的确有那么几分想回到从前,能再平静不过的和老白说话,像一切都没发生过,甚至从没认识他,逃避他所痛苦的,不再这么束缚、患得患失

我被谋杀了

【利安得尔】

原来那个被屏蔽了orz,走链接


一篇没头没尾的文,感觉像大纲文,感觉自己很不认真sorry,双O设定,HE,个人认为佣幸、幸佣都有,偏重佣幸吧,不吃逆的还是不要看了_(:_」∠)_我写文一直觉得自己写的爽就OK那种



忘了说了,我写的时候本来就心里很悲,而且一直在听三上三世十里桃花(歌就叫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啊,那英唱的,大家可以做BGM,被误会我很懵逼,笑哭),总之就是十分悲的时候写的,现在平静下来自己看着都没什么感觉了orz,当然我写的双O有很大的夸张成分,只是因为想写刀




cp:佣幸
佣:26    幸:18?19?
严重ooc注意QAQ ,设定不对的地方已经有人提了,因为不太清楚那些sorry,大家将就一下看吧_(:з」∠)_,懒得改了orz,非常感谢回复的小可爱
写完罪恶感Max,orz向幸运儿道歉
顺便问一句:佣幸就没个群什么的吗

QVQ之前那个车,因为中间突然出了大问题所以先放着,不知道还会不会更(可能不会了orz)

我lofter突然有毛病,这个车来来回回发了三四次,快死了orz

糊糊的,我尽力了orz

【盲幸】《目光可及之处》

迷之喜欢海伦娜(///▽///)
文走评论链接
失明梗注意

懒癌写手用生命在更文,超短一千多字居然三次想放弃orz

【佣幸】小红帽

  *很短的东西,突然想到的梗
  *超级ooc一定注意


  “呜…”幸运儿被丢到床上,小声的呜咽起来,“大灰狼先生…能不能..不吃我”他缩成一团,紧张的声音都有些颤抖,皱着眉头,小心翼翼的看向佣兵。佣兵没理会他的胆怯,抱着双臂,没好气的偏过头去,又威胁道:“放了你?看我不马上吃掉你外婆!”“不..我不走了,别吃我外婆”幸运儿因为他的话而慌张起来,手足无措的爬向站在床边的人,一边连忙否认着,眼里闪着星点泪光,“那你觉得我该吃谁,我饿了,你难道要看着我饿死在林子里吗?”佣兵听到他请求的话语,厉声便想逗逗他。此时幸运儿脸涨的红红的,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,“吃……唔…我可以把篮子里的果酱面包给大灰狼先生吃的!”声音变得很大,佣兵看着他,愣了几秒,没反应过来,幸运儿没想到他会是这样,吓得呆呆的坐在床上。佣兵一下扑倒他,坏笑着坐上他的腿,说道:“笨蛋,你不知道狼都是要吃肉的吗”。他很久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人了,忽然来了些兴趣。“呜嗯……”幸运儿的泪水越来越多的聚在眼眶,顺着潮湿的眼角流下来,好像思考过什么一般,神情由惊恐变为一种怪异的视死如归,坚定的看着他,“噗..你这什么表情”佣兵忍不住笑出声来,捏了捏他的脸,真的太好玩了。“不要笑了!那…没办法了,就吃我吧!大灰狼先生”佣兵笑着假装配合,开始撕扯他身上的裙子,“那我就从这里开始吃了?”佣兵把手放上了幸运儿的大腿,慢慢抚摸着,又探向深处,“呜…嗯”“……请一定..轻一点吃”幸运儿紧张的闭上了眼睛,发出细微的呻吟声,那声音好像在跟他求饶,佣兵把幸运儿的双腿分成M字,感受着他的颤抖,轻轻动作,拽下了.藏在裙里的、白色的秘密

  之后当然干了个爽


  “大灰狼先生,我为什么还没死啊”,幸运儿躲在被子里,只露出两个眼睛
  “…只吃一点点是不会死的”
  “那…大灰狼先生你吃饱了吗?”
  “你太可怜了,所以我只吃了一点”
  “等你伤好了,我会再吃”
  “……唔”
  “大灰狼先生……你真是个好人”他红着脸,小声的说道


车,没开完(感觉自己赶上了开车的浪潮
CP:佣幸
幸亚人设定(并没有什么卵用)
没有什么特别让人性奋的梗.也不会讲骚话
最近瓶颈期,什么东西都写不出来了,写得不好,见谅
论一个喜精神向的为什么要作死开车
不是人皇幸
每次发个东西都有特别多废话要说:P

懒癌写手,不定时更
欢迎唠嗑




石墨的链接发不了orz

【杰幸佣】《Break》

链接走评论

可搭BGM:Breaking My Heart——Lana Del Rey

最近洗脑循环的一首歌

这是一篇连大纲都没有的文,吃糖太多了会蛀牙,来刀吧,欢迎唠嗑

其实没有写出自己最初想要的单恋orz,唉——凑合着看吧orz
是三角,每个人都喜欢另两个人,只不过喜欢有深有浅,主佣幸副杰幸吧,杰和佣的感情我没写明白,不要太较真了
天雷杰佣,请勿ky,没打杰佣tag,我原本打算写幸的单恋的
要相信我对幸运儿是真爱
以后可能会改然后重发

……感觉自己好啰嗦or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