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烬余温

情深不寿








不喜分享我爱的小天使sorry
是个没有文力的咸鱼(躺)
三分钟热度+社恐+玻璃心
cp洁癖注意

自认为没什么要掩藏的东西

((尬聊王者orz))

无题

超级不习惯,什么都写不出来.这篇

算是Part1(抱歉)

发个东西证明一下自己还活着2333

其实还是写了一点点东西的,啊,只不过码文实在太累了吧

好冷清啊,感觉现在都没人了,也没有粮orz

文走链接,超级短,超级短!没时间码,抱歉,真的,我好废QVQ

《四方》

*暂定标题
*白瓦勇士,现分别25、19岁,但讲的时间段不固定
*ooc注意
*感谢喜欢的宝贝们(///▽///)
*圈地自萌

*可配BGM:天空之城——李志【大家随便吧,就那种淡淡的忧伤的感觉,觉得不太配也可以不听:P】












   “瓦不管,你该走了” 

   “恩...”
   窗外的雨下得很大,风吹的雨滴嗒嗒的敲在玻璃窗上,下坠时留下很长的一道痕迹。老板娘难得的用这么严肃的语气和他说话,她总当他是个孩子,他已经十九岁了,再不是当年那个脏兮兮找她蹭饭的小孩了,从前那个小不点早就走了,拿着那柄暗红色的匕首沉到海底了,他没告诉老板娘,因为他怕她伤心,现在他也要走了,不过他是被这样催促着离开的。马上就是老白的册封日了,他要赶紧往主城赶,走晚了会来不及的
  还记得在13岁的时候,那时还是在这络城里,瓦不管第一次遇见老白。老白当时才十九岁出头,长得蛮高,但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不少,瓦不管当时以为他也不过十六,后来才知道是十九的。十九岁的老白在老板娘的小店里遇到了瓦不管,他看中了瓦不管手里把玩的那把匕首,他径直向瓦不管走去,在他旁边装摸做样的挑选着,期望瓦不管能够放下那把匕首,可瓦不管出乎意料的居然拿着匕首就走向老板娘,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吗?他当时的确惊到了,但看见瓦不管走到柜台里面才意识到他不过拿着玩玩,毕竟即使战争年代,像他这个年纪的小孩也还是受到保护的对象。他直接走到柜台前,问老板娘那把匕首的价钱,他话还没说完,小孩却先吵起来了。
    “只有勇者才能拿!!”小孩子的声音很大,一脸不爽的对他说道
    “我就是勇者”他回答了那还有些奶气的小孩
    “勇者可是要去杀死恶龙的,你敢吗”那个灰不溜秋的小不点还在问他,像拷问一般的严肃的问着傻气的问题
    “当然!我可是要保护这个国家的人”对付小孩的这点耐心白还是有的,他依旧回答着
    小孩听了他的话,脸上渐渐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,这让老白突然有点懵,他在说假话,他对保护国家没什么期望,虽然的确是勇者,但只不过他的想象仅仅到了勉强杀死恶龙的样子,在那之后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倒是没太大想法,小孩很激动,蹦跶着从柜台里跑出来,一副与他相见恨晚的的样子,侧到他耳边,悄悄的对他说他也是勇者,???白当时心里就在笑这小孩幼稚,但转念又怕这稚气的小孩聊的他走不开,他只当他在说笑,没说什么。从瓦不管手里拿过匕首就要付钱走人。瓦不管见他这样子就跟他争起来,老板娘叫瓦不管不要闹,瓦不管不甘心的犹豫了一下,加上老白的力气大,一会之后他就只能看着老白拿着匕首走远了
    那把匕首,瓦不管也知道很不错,他听过老板娘和他讲过的故事了,关于很久以前为保护小镇死去的反英雄,超酷,他当时只是这样觉得的。他没钱,要等到他攒够钱之后才能拿到,现在居然被别人先一步买走了,有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了的奇怪感受,他说他要成为勇者不过是想找个称号配的上匕首,听起来更酷些 

   瓦不管也不知道那时怎么像中了邪一样,听说老白要去找龙就跟着他跑了,而且老白一直嫌弃他,他还缠着就不走,现在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好笑,那时可能只是单纯冲动想做一些冒险的事,也可能是对看起来年幼的老白突然有种同命相怜的感觉。他像个小偷一样,带上自己所认为的那点宝贝,一路上蹑手蹑脚的跟踪老白,其实老白早发现他了,但是一直没拦他,因为他觉得小孩子总都是恋家的,离不开父母的怀抱,他过不久就会自己回去了。可老白没想到的是,这叫瓦不管的小鬼本来就没有父母,习惯了流浪,等他走出小镇,才注意到瓦不管还跟着他。
   “快回家去”他转过身,有些不耐烦的对瓦不管的所在之处这样说道,还想着这小孩能不能自己走回去
   “我没家”瓦不管给出了干脆的回答,慢悠悠的从藏身的那棵树后面走出来,直直的看着老白。“我也是勇者,我们可以搭档啊”
   “现在这年头是不是想屠龙的都自称勇者啊,是魔鬼吗都”他有些无力的想着,很吃惊这小孩根本无视他话里的意思,还得寸进尺般的要和他一起远行。“不行,你太弱了”他不想再和这小孩在夜晚的森林里浪费时间,他还要赶路,毕竟夜晚的森林可比看上去的危险多了,他摆了摆手,就催促起来,可这小孩是真的铁了心了跟他走,怎么赶都无济于事,小孩还是跟着他随着他的步伐一点一点的远离小镇。
  “唉”他不就买了个匕首吗,也怪他当时为了敷衍随便说了那些话,现在好了,带了个狗皮膏药上路,怎么甩也甩不掉,出于良心他还不能把他随便丢在森林里,要是他一直这样大声吵闹的话,过不了多久,森林里的野狼就要全聚过来了。
   其实他们后来真的遇到野狼了,在离圣索托城不远的地方。那时候圣索托还不是主城,也只不过是个小镇,和他认识老白的地方差不多大小,而且很混乱。那次遇到野狼和后来屠龙是瓦不管最难以忘怀的两段时间,虽然他们都有受伤,可情况完全不同,与屠龙之后那段难过的时间相比,野狼实在是再好不过了,至少他还能陪在老白身边,不用一直在死亡边缘挣扎的痛苦的时候还想着远方的人。十三岁的瓦不管完全不是野狼的对手,伏在草堆里的狼猛的扑过来,小小的瓦不管一下就被按在地上,他用手使劲的抵住狼的脖子,一边奋力抵抗,一边又被吓得双手颤抖。
   “老白!!”他记得他当时是竭尽全身的力气才叫出这个名字,他牙齿发颤,好像除了双手,其余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,大声叫出一个名字是那样的难。老白那里有更多的狼,即使他叫喊求救也不可能马上抽出身来,况且老白当时已经处于浑身浴血的状态了,站着都十分费力。野狼还在继续猛扑,尖锐的牙咬在老白手臂上,换来汩汩鲜血涌出和老白隐忍的痛呼,老白还没有放弃,奋力的回击,但他都有一些绝望了,那是他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,野狼腥臭的吐息就扑在他脸上,恶心的让他想吐。
   “再坚持一会...”恍惚中他听见老白这样说
   快要坚持不住了,那刻他真的鼻头酸酸的,越来越撑不住的手臂被狼的重量压的弯曲,狼牙就快要咬到他的脖子了
   “老白!!”他的声音带上了点哭腔,眼睛也发涩,快点快点快点,他心里这样祈求着,他只剩最后一点力气了,他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只有双手还撑着
   “呲—”是鲜血溅出来的声音,温热的液体瞬间撒了他半张脸,还有脖子和肩膀,全部染上了腥味,到处都是艳红色。老白拿着那把以前从他手里买来的匕首,刺穿了狼的喉咙,终于让狼停止了捕食,重重倒在一边。
   “哈啊…啊……”两个人都在大口喘息着,刚逃脱死亡,身上一点力气都不剩了,就倒在地上。老白很重,压的他有点喘不过气来,他想叫他走开点,但毕竟他刚被老白救下来,而且老白身上都是伤,他不知道老白还能不能起身,“小鬼,你差点把我害死了,你是魔鬼来惩罚我的吧”老白微弱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,小声地说着,看着也没有从他身上起来的意思,两人就这样躺了几分钟。“我胳膊断了,起不来了,你还等着,等什么呢”老白神色复杂的笑了下,催促他把他从身上移下来,身上的血液和汗珠因为动作蹭在瓦不管衣服上,等着他慢慢从身下一点点移出去
   “哎哎哎,你能不能轻点啊,压到我胳膊了啊”瓦不管把老白从地上拉起来,老白一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一边抱怨瓦不管粗鲁的动作,说着却还是让他搀着他。瓦不管反常的变得呆滞,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平时一直吵吵嚷嚷的,现在突然平静下来,“不远处有镇子,慢慢走过去吧”老白这样说了,他们当时也没别的选择,只好这样走过去。瓦不管觉得自己那时候像傻了一样,脑子里居然一片空白,只听得见有老白的声音在耳里徘徊,那时候其实是很想哭的,总是觉得快死了,也没想着逞强,但是眼泪还没掉下来,就听见老白的笑声,他那时候的确是被这个没自己大自己多少的人鼓舞了,还是没哭,因为老白看到他湿润的眼眶,说了一句“别哭了”。那时候大概是第一次觉得那么依靠这个随便跟随的人




———TBC———

  感觉有点不应该打瓦白瓦的tag

《触不可及》

*瓦白瓦无差
*由小天使巫可可的那个截图而.胡.乱.想.的一篇
*巨ooc,神级ooc
*瓦不管超可怜QAQ,每次就什么“你走开”“你不配”什么的,又刀又无奈,瓦不管正经的时候超帅,但是一说骚话就想捶死他orz,很魔人的小可爱那样?噗
*感觉自己像废了一样,写不出什么好东西sorry
*我写的时候配过“起风了”当BGM,大家自己选择吧,感觉自己的粮干的没味,配个bgm会好点吧_(:_」∠)_
我好废orz













    “感谢Old……”带着笑意的声音戛然而止,瓦不管有些不敢置信的微微睁大了眼睛,呆呆的盯着屏幕,一下没反应过来。没说完的半句话,还挂在嘴边,只发出几个气音。弹幕因为突如其来的安静开始刷了起来,起哄的话一个接一个地溜过屏幕

   “……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沉默着,仿佛心不在焉的隐藏掉游戏界面,本能的想看清刚才从屏幕上一闪而过的名字。他应该去拿手机,毕竟还在直播

   矮柜上的手机连着耳麦,正映着放了一半的电影,他刚才忘记关了,现在摸起来手机微微有些发热。他迫不及待的打开直播,想在那一堆弹幕中找到些什么,但让人失望的,那一堆安慰的话里没有他期待的名字。他其实可以不用跑过来拿手机,也许老白说了什么,只是他错过了,可能吧,他只是不愿意那么明显的表露出自己的期待,因为他情愫暗涌的心虚

   游戏里等待的人发出叹息声,他才发现已经匹配了,只有他还没准备。

   他还没准备,任何意义上,在任何方面来说,不论是难以言说的秘密,还是前途未卜的未来。

   他尝试像往常一样打趣,但明显不太可能,他清楚感受到自己瞬间的失落,和再提不起来的兴趣,弹幕混乱的让他烦躁。他深呼吸,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,没有埋怨的话,安静的反常,现在的他正学着压抑情感,不再同于以往的直率,他在掩饰自己的缺点,甚至粉饰自己,他知道这因为什么,因为那梦里和他靠的太近的人。“他可能在看”每次他想随性的时候总会这样警示自己,就像现在,他太过在乎他对自己的看法,所以把一切都慢慢收敛,而他居然说他无趣。也是,毕竟连自己都觉得藏的不自在,但他心底想要的不仅仅是有意思的朋友,像是厌恶又渴望束缚,想得到让他心神不宁的人

   记得某天晚上他在老白的直播间里说想他,那时好像是心情很烂,恍惚的像丢了宝贝一样,没过脑子就发了,等过了几秒才恍过神来,只好慌乱的又说了些黏腻的话,妄想把话里的悲伤变成玩笑,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。他没回他,即使他说的这么明了,他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,不知该庆幸还是怨念,他知道他是个很聪明的人,借着直播干脆将无法回应的问题跳过,连沉默都没有,光明正大的无视掉了他,他应该看得到的,只是没说什么。这让他想了一晚上

   他再也没底气毫无顾忌的叫他宝贝,那样的玩笑变得会让他悲伤,演技拙劣的他只能无奈的回应,等他们笑够了再展开新的话题。他本该是自由而直率的人,现在倒天天藏着小秘密,偷偷的,害怕被发现

   他和老白吵架的当天他们正在直播,事儿是他自己挑起来的没错,老白当时在和别人说话,和平常一样,玩笑开着几句骚话就又溜出来了,他没什么反应,而另两个却使劲带节奏,说个没完没了。往日的玩笑话那天听着格外刺耳,让他头脑发热,他本来只想叫他们闭嘴,结果发现没什么用之后,却把气氛越拖越重了。他干脆闭了麦,直接打电话给他们

   老白有些地方味的话语在电话那头响起,像以前一样,想和他讲道理,而他根本不想听。他急切辩解的语速变得很快,语气也变得很重,加上一点愠怒,给人感觉像是受了什么委屈,在愤怒的回应攻击,其实他不过是嫉妒,慌忙想责怪,好像以前他所想的在当时那个自己看来都飘忽的有些理所当然,觉得老白在乎的就应该是那个叫瓦不管的,最开始就陪他的人。让他焦躁的是刚才他说的那些话,他本能反应的在那瞬间想逃避,原以为忽视就能忘却的东西,反倒像杂草一般在他心里长得愈发茂密,挠的他心痒痒,也堵的他难以呼吸。

   吵架好像不明所以地就这样发生了,电话那头气得开始骂人,冰冷的言语就像锥子一样落在他心里,他忘不了那天,他说的话,还有自己的冷言冷语,他说了许多尖锐的话,丝毫不顾对方的面子,也不管从前双方的情谊,穿过夜晚冰凉的空气,直达他的耳边。他被他狠狠的骂了一顿,到后来无话可说,平静的与老白形成极端对比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的脑子早已被嫉妒和私心占有欲的烈炎,像夏日的冰块一般融化了

   他那时一定是疯了,不过是个普通的玩笑就让他冲动的说出那样刺耳的话,等到老白不耐烦地挂断电话他才反应过来,一切都被自己搅的乱七八糟的。开始的游戏早输了,房间被解散,直播里一股脑的也全是责备的话,他放下手机,等到再坐到椅子上时,才觉得眼前忽明忽暗的,那几秒钟像是整个世界都在旋转,绕的他恶心反胃,像是要晕过去

   会疏远吗?他害怕这样的问题,他们虽然表面上好像还是很不错,但之前已经经历过一次,只不过那是慢慢的在不知不觉中的远去。而现在更不同了,他作为一个越界者,要更小心谨慎的处理关系,经历这样无意义的争吵,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又疏远了,追到他念念不忘的聪明男孩又变成了不知何夕的事情

   他那天吵完架之后就下播了,在外面不停灌酒,明明还没追到就像失去了的样子,直到喝的双颊通红,神智不清,跌跌撞撞的又回了空荡荡的家,边走边小声嘟囔着什么后悔的话,灯也没关,直接就倒在床上睡到了第二天午后

   让人尴尬的是过几天他就要搬过去和老白住了,他最近总是很怕,所以一直躲着他,然后他们就连续两个星期一句话都没说,那老白现在这个礼物算是算是原谅他了吗?他怂的不敢问,大脑一片空白。曾经也有一段像这样整日期待又焦灼的日子,那时心里才刚生出星星点点名叫喜欢的东西吧,明明过几天就是以前日思夜想的开始,他却忧虑着

   他想起初见老白的情形。一个高个子穿着粉红衬衫的男人,懒散的靠在出站口的亮银色栏杆上,他推着箱子缓缓的走,边走边四处张望着,寻找着老白的身影。沉默中,他瞟到了站在栏杆外的那个人,他们对了下眼神,然后老白有丝腼腆的笑了,他快步走向他

   即使在夏天老白身上也很干净,和他靠近些甚至能闻到淡淡的香味,那应该不是他的日常,因为他发现他有小动作的在嗅自己的手臂。
   明明是淡淡的香味,却和他那时的心情一样让人感觉甜蜜

   他很想抛弃掉现在好友的身份,为了给予老白不同的印象,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,因为他们的相互了解与习惯,反倒让他寸步难行。从前老白让他道歉他总是无奈般的顺从,也很享受那样很近的距离,而现在他想道歉却再无法开口,老白也再没主动给过他机会

   该怎样表达,不论是想念的心情,还是越界的心悸,这些曾经让他恶心烦躁的事,因为以前有趣的相处而变得这么让人难以割舍,即使在现在这样更进一步的情况下,他也的确有那么几分想回到从前,能再平静不过的和老白说话,像一切都没发生过,甚至从没认识他,逃避他所痛苦的,不再这么束缚、患得患失

我被谋杀了

【盲幸】《目光可及之处》

迷之喜欢海伦娜(///▽///)
文走评论链接
失明梗注意

懒癌写手用生命在更文,超短一千多字居然三次想放弃orz

【杰幸佣】《Break》

链接走评论

可搭BGM:Breaking My Heart——Lana Del Rey

最近洗脑循环的一首歌

这是一篇连大纲都没有的文,吃糖太多了会蛀牙,来刀吧,欢迎唠嗑

其实没有写出自己最初想要的单恋orz,唉——凑合着看吧orz
是三角,每个人都喜欢另两个人,只不过喜欢有深有浅,主佣幸副杰幸吧,杰和佣的感情我没写明白,不要太较真了
天雷杰佣,请勿ky,没打杰佣tag,我原本打算写幸的单恋的
要相信我对幸运儿是真爱
以后可能会改然后重发

……感觉自己好啰嗦orz

【医园】《荨麻》

链接走评论,欢迎唠嗑

‪手机码字快死了,算是我很少的几个比较有感觉的GLcp之一吧,真的太可爱了她们‬

可搭配BGM:Brearking My Heart——Lana Del Rey

这歌洗脑我几天了,写文的时候也一直在想,我试着听过了,搭配食用更好一点吧

【无声之语】

*私设如山注意
*ooc预警
*cp双金(友情以上注意)
*边想边写的东西,文笔不要期待了orz
*这其实不是我理想的双金,但是也是喜欢的一部分,欢迎唠嗑(躺)
*(前文有增改段落)

*角色受伤,有角色死亡预警

07.
  无聊、无聊、无聊,金可以感受到外界的气氛已经越发紧张了,他可以遇到的人越来越少。每次战斗都比原来更激烈,但是对于黑金来说,不过是游戏罢了,他对付其他人仍轻松到不费吹灰之力,金慢慢知道黑金的实力远超过他的想象,也许真的可以拿到第一,那样也许真的可以找到他的姐姐
  “小黑!小黑!你的愿望是什么啊”
  金大声问着面前的他,笑的有些拘谨,【如果小黑最后赢了的话,那这个愿望也只能是他的吧】但他还是想问一下
  “愿望吗?”
  黑金迟疑着,想了一会儿,淡淡的道
  “没有……”
  他在说谎。
  “真的吗?!”
  金不敢相信地问着他,像有个大惊喜,使他激动的声音都高了几度,黑金有些无奈的笑了,【他真的一点都不会隐藏】
  “想找你的姐姐吗?”
  “那当然!”
  金下意识就答应了,说完才发现不对,讪讪的笑了,
  “愿望这种东西,你随便吧。”
  “???!!!”
  金高兴到脸颊发红,直接把他从地上拉起来,狠狠的抱了他一下,边笑边摇着他,他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嫌弃的看着四次跑动的欢呼雀跃的金,忍不住微微笑着

08.
  金终于知道比赛进行到何种地步了,在他亲眼看到紫堂被凯莉的星月刃划破喉管一瞬间。他才发现小队关系早已解除,是黑金告诉他的。他一直珍惜的东西破碎了,因为他就是这所有可怜人的纽带,他离开,小队自然解散,大家凭着曾经微不足道的相互信任与温暖,不去下手,祈祷着对方不要走到这一步。凯莉的星月刃上血迹斑斑,甚至连她一向爱惜的粉蓝色裙子上都染了大片血色,她低笑着,眼神狠辣,发疯似的向黑金冲过来,她知道面前的人不是金,而且无论如何她必须做出行动。刚杀了人的心紧的发痛,身影带起的劲风将他的衣裙子吹的呼呼作响,发丝随风向后散着,她只是面对着黑金一语不发,昏沉沉的天空像是听到了他沉默的痛,压得更低了,轰隆隆地发出咆哮。黑金一如既往强大,面对她的全力以赴,他并没有做什么反应。金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压力,星月刃将速度与力量发挥到它的极致,在凯莉的操控下敏捷的避开所有拦路的矢量,冲破一切阻碍,划着风向他呼啸而来。
  “哼”
  黑金淡淡的哼了一声,直直的像迎面而来的星月刃走去,只是向旁侧一闪,轻松的避开了攻击,凯莉咬了咬牙,神情越发凝重了。
  “冒牌货,你算什么,快把金交出来!”
  她大声吼到,她的声音因恐惧而有些颤抖,语气却是毫不掩饰的愤怒与怨恨。黑金一面躲着凯莉的攻击,一面哼着小调,听她这话,终于停下了脚步,说:“你再也不会见到他了。”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原本属于他的冷漠疯狂,他无奈的小声自语道“白痴,为了这种事情而牺牲自由……”他踏上矢量,加速,控制着身旁浮动的矢量,凝结成坚盾,“呯—”的一声正面与星月刃撞上,他在星月刃被震后退时趁机回击,重重地攻在刃上。“咔”几下之后,星月刃慢慢地出现了参差不齐的裂纹,终于在又一次的攻击下破碎,只留下凯莉不甘的望着破碎的星月刃一语不发。


09.
  伴着远方白光一闪,一阵闪电混乱的落下了,原本被聚拢的乌云似乎不再受控制,向原本的位置移动,渐渐静的只有雨声。【那边也一定发生了什么,是格瑞吗?】金有些好奇。他有种奇怪的感觉,不知道为什么,他竟然就只是呆坐在这里,像是外界的一切都与他不相关,他也说不上来,但这一切就是发生如此自然。快被拯救却没有想象中的高兴,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简直没有感情,既为黑金的强大而莫名的骄傲,又在他下杀手时感到强烈的哀痛。哀痛,那种诡异的感觉是金第一次体会到,为什么而哀痛?为眼前即将死在自己手下的同伴,还是为习惯疯狂的黑金,意志消磨殆尽,金隐约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。他看见凯莉就站在他面前,黑色的矢量迅速向她穿刺过去,划过雨滴。
  “凯莉!!”
  金果然还是金,看不得身边的人离去,牵绊太多而无法前行的金。他大声喊着她的名字,即使在立场如此动摇的状况下,还是下意识的叫出了同伴的名字,黑金瞬间恍惚了一下,没来得及躲闪的凯莉被矢量刺穿了腹部
  “啧.”
  矢量的轨迹刚才偏转了,黑金皱着眉头把她从矢量上甩下,直到撞到一块岩石下才停住
  “噗—,咳咳…咳…呜.”
  凯莉显然受了很重的伤,整个腹部都浸上了血,脸上也全是血渍,眼神涣散的倒在地上,气息微弱。黑金感觉到意识深处的那个人的怨气,脸色有些不好,刚才他击中凯莉的前一刻,他分明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拉扯,对他的意识,身体不受控制地出现了意外的动作。
  “小黑,你做什么!凯莉她…”
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黑金打断了
  “她不是参赛者吗?你清楚的,从一开始就明白,却还是阻止我…”
  “我…可你答应我了……”
  强势的黑金让他一时间不知如何辩解,哑口无言,怒气却又冲上脑子
  “你答应我了,你不能伤害我的朋友!!”
  黑金笑了笑
  “切……”
  一阵撕扯的痛感从胸口传来,怎么会这样,全身像是被麻痹了,疼,行动也不自觉地放慢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更得这么慢,还这么短小,真的非常对不起orz(鞠躬),但是最近真的是太忙了,而且在玩游戏,(非常对不起),现在还有一篇在写,我会尽量赶快把这一篇码完的(绝望躺尸)

【无声之语】


*私设如山注意
*ooc预警
*cp双金(友情以上注意)
*边想边写的东西,文笔不要期待了!!orz
*这其实不是我理想的双金,但是也是喜欢的一部分,欢迎唠嗑(躺)
*断断续续写的快死了,开头看到已经有太太画过了,其实我有点慌(瑟瑟发抖)

01.
  在那次大战时,金与黑金做了个交易,以自己宝贵的自由换他一次短暂借力的时间,他不得不这么做,他固然珍惜自己的,但他还有他觉得更为重要的东西需要去守护,他没有犹豫的时间,其他生命等不起一个冗长的条文,他几乎是没过脑子的、本能都同意了。那时,他听得明明白白,“暂借”而已,那可笑、荒诞的条件,就这样施加在它的身上。
  那是让他别无选择的审判,结果无期徒刑,以外界盛大如末日的景象为砝码,向他施压。
  他的服刑期将在战斗结束时开始

02.
  他的另一半——黑金,现在对他们所共生的身体拥有绝对的控制权,他乖张不羁的性格催使他离开了金的小队,带着金一起。这是他单方面的决定,毕竟金在那件事之后便再无资格与他谈条件了,金不断地劝阻换来的只是他愤怒的宣泄,他并没有过多回应,只是把金撂倒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顿罢了,他提起金的领口,一字一句的告诉他什么是他不该说的,然后满意的看着他不甘却又无奈的眼神,满意的笑了笑便转身离去,留那个委屈的金独自坐在地上

03.
  说起来,金没怎么仔细看过这存在于他体内的空间,他所能做的到目前为止,不过是盯着眼前的屏幕,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,看所发生的一切。与他想象的不同,黑金虽然强大,但并不是一个好战的人,好像不愿意使用这副身体一般,回避着不必要的争斗,习惯性的将已经发生的威胁斩草除根,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,好像迷路找不到玩具的孩子,总是索然无味、心烦意乱。但黑金总喜欢和他说话,并乐此不疲的惹他生气,谈话总以他瞪着眼睛放弃交谈告终,那时黑金会无比愉悦,甚至一整天都挂着许久未见的笑,金不是很明白,他为什么想法设法关自己的禁闭
  他是藏在这样狱所的恶魔,是无时无刻想逃出生天的鬼
  金曾经想过和他的伙伴们坦白,但几次他都支支吾吾的硬是没说出来,在之后,危险越来越多,他也就淡忘了。现在他有足够充裕的时间去了解它,即使它只是一个拥有巨大屏幕的无尽空间,他也会无聊到想走遍每一个角落,好逃避无所事事到来的堕落和消磨

04.
  时间对金成了一个模糊的概念,他不记得在这寂静孤旷的地方呆了多久,黑金总是切断外界与他的联系,在某些时候,就像他以前经常做的,以避免某些麻烦,这让他烦躁的同时却也愧疚。
  在百无聊赖的日子,这空间就更显得孤单了,静谧的让人窒息,与世隔绝,他以做消遣的游荡也因一成不变的银白色背景而催人抓狂。时间久了谁都受不了,他会在隔绝的时候大喊他的名字,吵闹着问他为什么这样做,多数时候黑金都对他的质问视而不见,不会理会他,有几次甚至直接噤了他的声。
  记得金第一次尝试叫喊时,他反常的吓了一跳,金听不到夜晚风吹树林的沙沙声,他听到的只有淡淡的呼吸,像是被强行压抑住的,微弱却混乱。金问他为什么切断联系,黑金的语气有些愠怒,反怨他管那么多做什么,又叫他闭嘴,但他才没有妥协,仍自顾自的说起来,猜测他切断联系的原因,只是他边说着又听到黑金的呼吸更乱了,紧接着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,他立马警觉起来,习惯性的叫他不要伤害他的朋友,他什么都可以答应的。黑金压住呼吸,像是来了兴趣,低笑着对金说

  “什么都可以?”

  他故意拖长了尾音,惹得金浑身不自在,金不明所以的回答他
  “当然,可你也要答应我,别反悔。”
【他连自己这种状况下都在想着那些同伴们啊】黑金的笑让他更慌了,忙想再说些什么,只听见黑金满足似的呼了一口气,小声说
  “暂时答应你………白痴.”

05.
  金与外界联系的时间越发少了,黑金总是对这件事情十分的强硬,他不知道外面的比赛进行到什么程度了,【还剩多少人?紫堂他们还好吗?】但黑金对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兴趣,只是对那个所谓的愿望隐隐的有些期待,金不是很明白他在想什么,只知道有件事情有一直驱使着黑金完成这场比赛。
  其实,在那个交易提出的下一秒金就不再用从前的眼光看黑金了,他与他的友谊好像突然模模糊糊的,通向一个金看不到的地方,那时候他不敢面对黑金,因为每次看到的时候就会想起交易达成时那双眼睛,那是金第一次看到,着实把他吓到了。黑金像是变了个人,毫不掩饰的表现他的觊觎,妖冶的红色充斥满了暴戾与疯狂,复杂又残忍的样子,像是恢复声音的哑者,像是冲破牢笼的犯人。那并不是一直以来金对他的印象,与从前让人安心的人不同了,怎么会这样?
  问题一股脑地涌到脑中,他偶尔也会逃避,去想他的姐姐,想她阳光般温暖的笑,想从前的小黑,那个三年冰冷日子里的朋友,想到他们最初交谈的样子,想到两个人互相依赖的那段时间,想到睡梦里忽然增加的温度
  但现在姐姐不在身边了,只剩下自己和黑金

06.
  “在想秋吗?”
  黑金直接问了他
  “…嗯”
 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了,因为共用一个身体的缘故吧,他们总能感受到对方情绪,那么多年了,黑金当然知道这样情绪代表什么意思
  他也知道自己这疯狂嫉妒所铸成的樊笼终究是没什么意义的,鸟儿要么飞向高空,要么死在笼中,金与他的牵绊迟早有一天会被斩断。他固执不愿意放他走,只不过一时之策。
  他对金特殊而沉重的爱让他在每一次选择上如履薄冰,他心惊恐惧却又兴奋颤抖,于是在希望与失望的不断转换中,他不择手段地利用他、威胁他,以得到他。【只要再多一天就好】他曾经这样想过,但他马上毫不犹豫地将这个想法抛之脑后,因为他意识到自己贪恋的懦弱,好像这样失去之后就会不痛不痒。
  他诞生于黑暗,却又整日沐浴在阳光中,金像掉落那黑暗角落里的太阳,灼烧着他整个灵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真的很烂(哭),已经很久没有写过文了,不要嫌弃orz,大概还有一个下篇会结束,下篇会长一点(码字真是最讨厌的事情之一了QVQ)
欢迎唠嗑!!

【没有仲夏夜】

*建议搭配bgm: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
*刀子
*求回复


  “叮”
  手机响了,发出白光将赵天宇半侧脸照亮,他哼了一声,十分不爽的扭了扭身子,侧过来,缓缓地拿起手机
  现在是凌晨4:00,窗外还是漆黑一片,屋里大概是停电了,灯打不开,在手机的光亮下,他呼吸时的白雾清晰可见,虽然武汉偏南方,但是在隆冬的夜里还是很冷,他一个人蜷在厚重的被子里,只留出鼻子以上。这不是他今天来第一个没回家的冬天了,虽然他在明日之子之后是火了,但工作变得繁重,今年也是,因为新歌出了问题所以只能留在这里,他记得几年前的那个夏天结束以后,他们就分道扬镳,往北的往北,往西的往西,少有联系,何况整个夏天他一直是一个人,即使大家都住在旁边,但还是有种距离感。他不知道谁会给他发消息,他好久没有看见被冷落的QQ的提示了
  是周震南,他眯了眯眼睛,有点不敢相信,手机上的提示音没停下来,连续又出现了几个对话框,周震南说了半天没说个所以然,大概是群发消息?他划了下屏幕,想着该怎么回他,看样子,他们两个都心不在焉的吧,一直说客套话,无非就是问他现在在哪儿,在做什么,他叹了口气准备结束对话,就说他想休息。在他刚准备按下发送键的时候,他看见周震南发过来一张图——是一个女生,看着二十一、二岁,应该和这时候的周震南差不多大,一头栗色的齐肩发,穿得很随意,但还是很漂亮,看起来是个很开朗的姑娘。“应该是他女朋友”他想,没办法,总该说些什么,于是又拿起手机开始敲字
  两个人从那个女生聊到了四五年前,真不知道这个话题是怎么展开的,说实话他不愿意再回想那段时光,因为那时候真的每天都很有朝气、很开心,衬托的他现在越发狼狈,还有他不想忘的每一个人,不想忘的小海子,太多回忆,尤其是尴尬的结尾,想着就头疼
  他记得,他原来喜欢周震南,在短短的暂住在小海子的那个夏天,萌发一段他认为很不可思议的很奇妙的爱情,但他不敢说,每一次他心跳加快的时候,就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初中打工的日子,变的有些卑微,又些胆怯,但他又没有办法忍住,忍住看向周震南的眼光,他每次上节目的时候都会格外关注他,“那么多人在看着,但也没人知道我对他的感觉吧”他总是这样想。马伯骞和周震南的关系格外好,说实话这让他有点嫉妒,但很多人好像都支持他们的样子,虽然说他知道这只是游戏,但还是心里不舒服。

  没办法,能怎么办,忍着呗。他对待这件事情就像除草一样,忍着腿边的痒,恨不得一个一个找出周震南的缺点,好慢慢的将他所害怕的感觉连根拔起,让那种不停生长的感情消失。

  马上就要到九月
  两个人马上就要分开了
  他很舍不得、很紧张、很害怕,但又很羞愧,他不知所措。在周震南被淘汰的那个时候,他感觉自己好像聋了一样,什么也听不到,像是瞎了一样,什么也不想看,他感觉自己会大哭起来,但就好像其他选手走的时候那样,并没有什么。他还算是比较镇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只是鼻子开始发酸,他开始头晕,他说:“再见,再见”不想再在意他了,不想再为他表现得自己怎么样,想摆脱这种卑微。所以那天对他来说是平常的一天,但又是不平常的一天,他甚至在下台之后再没看到周震南,也再没和他说什么。
  到最后所有比赛结束的那一天,他又看见了周震南,周震南和其他的一帮人就坐在他对面的床上,他边玩手机边和他们聊天,感觉有点微妙,但只能表现一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。人陆陆续续的都走了,只剩他们两个人,他还在看手机,一言不发。周震南叫他别玩了,都是最后一次大家一起呆在小海子了,他顿了顿,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手机。他玩手机并不是因为想玩,只是不想让自己那么难堪——在再次见到周震南的时候。他想起来,那时候周震南说他和那个谁之后大概也会一直在一起吧,创作,嗯.过活。这个时候他脑子里会涌出一些乱七八糟的,一些他不想想的,他感觉抑制不住的眼框发涩发烫,眼里有他不想要的东西,抬头也不是低头也不是,难受得很。他感觉周震南在看他,心里剧烈的疼,心脏一下一下的抽动,他觉得:不就是离开小海子吗,哪有那么伤感,大家又不是不会联系了。
想睡觉…
  “周震南”他这么严肃的叫了他的名字,周震南也眯着眼睛看他,想问他怎么了。他打断周震南的话,把食指放在自己嘴前,说着:“嘘—别说话”,气氛愈发微妙了,两个人心里都那么敏感,估计有预感之后的事情。他说:“夏天真的过的很快,要走了,我…”,周震南听这话把头低了下去,好像在逃避什么,小心翼翼的嗯了一声。最后,他还是没敢说,只是提醒周震南以后联系他。他放弃了,因为感觉不到任何的喜欢存在于二者之间,就这样结束了吧
  其实,他觉得很神奇,以前不是没谈过恋爱,但就这个夏天最特别,只是这样短短的时间,就让他变的不是他了。
  那时候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就叫周震南走,然后眼泪不自禁地啪嗒啪嗒掉在地板上,他不知道周震南到底有没有走。
  沙沙沙,他听见树叶的声音,但夜晚并没有阳光,所有的只是灯管和黑暗。

  他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了一下心情。“周震南这次应该很认真吧”,他觉得,毕竟经历了很多,周震南成熟了不少。他翻了一下身,让自己呈大字型躺在床上,然后把手脚露出被子。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只是心还在加速,他以为自己对他什么感觉也没有了,是,差点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。这突如其来的消息,让他突然记起那个夏天青涩的感情,把它从记忆深处的角落里重新拿出来,“唉——”他叹了口气,继续回复周震南,一直到早上六点。
  他放下手机,对自己说:“好困..睡吧”,然后他闭上眼睛,只是眼角不停的滑眼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