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烬余温

情深不寿








不喜分享我爱的小天使sorry
是个没有文力的咸鱼(躺)
三分钟热度+社恐+玻璃心
cp洁癖注意

自认为没什么要掩藏的东西

((尬聊王者orz))

《四方》

*暂定标题
*白瓦勇士,现分别25、19岁,但讲的时间段不固定
*ooc注意
*感谢喜欢的宝贝们(///▽///)
*圈地自萌

*可配BGM:天空之城——李志【大家随便吧,就那种淡淡的忧伤的感觉,觉得不太配也可以不听:P】












   “瓦不管,你该走了” 

   “恩...”
   窗外的雨下得很大,风吹的雨滴嗒嗒的敲在玻璃窗上,下坠时留下很长的一道痕迹。老板娘难得的用这么严肃的语气和他说话,她总当他是个孩子,他已经十九岁了,再不是当年那个脏兮兮找她蹭饭的小孩了,从前那个小不点早就走了,拿着那柄暗红色的匕首沉到海底了,他没告诉老板娘,因为他怕她伤心,现在他也要走了,不过他是被这样催促着离开的。马上就是老白的册封日了,他要赶紧往主城赶,走晚了会来不及的
  还记得在13岁的时候,那时还是在这络城里,瓦不管第一次遇见老白。老白当时才十九岁出头,长得蛮高,但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不少,瓦不管当时以为他也不过十六,后来才知道是十九的。十九岁的老白在老板娘的小店里遇到了瓦不管,他看中了瓦不管手里把玩的那把匕首,他径直向瓦不管走去,在他旁边装摸做样的挑选着,期望瓦不管能够放下那把匕首,可瓦不管出乎意料的居然拿着匕首就走向老板娘,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吗?他当时的确惊到了,但看见瓦不管走到柜台里面才意识到他不过拿着玩玩,毕竟即使战争年代,像他这个年纪的小孩也还是受到保护的对象。他直接走到柜台前,问老板娘那把匕首的价钱,他话还没说完,小孩却先吵起来了。
    “只有勇者才能拿!!”小孩子的声音很大,一脸不爽的对他说道
    “我就是勇者”他回答了那还有些奶气的小孩
    “勇者可是要去杀死恶龙的,你敢吗”那个灰不溜秋的小不点还在问他,像拷问一般的严肃的问着傻气的问题
    “当然!我可是要保护这个国家的人”对付小孩的这点耐心白还是有的,他依旧回答着
    小孩听了他的话,脸上渐渐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,这让老白突然有点懵,他在说假话,他对保护国家没什么期望,虽然的确是勇者,但只不过他的想象仅仅到了勉强杀死恶龙的样子,在那之后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倒是没太大想法,小孩很激动,蹦跶着从柜台里跑出来,一副与他相见恨晚的的样子,侧到他耳边,悄悄的对他说他也是勇者,???白当时心里就在笑这小孩幼稚,但转念又怕这稚气的小孩聊的他走不开,他只当他在说笑,没说什么。从瓦不管手里拿过匕首就要付钱走人。瓦不管见他这样子就跟他争起来,老板娘叫瓦不管不要闹,瓦不管不甘心的犹豫了一下,加上老白的力气大,一会之后他就只能看着老白拿着匕首走远了
    那把匕首,瓦不管也知道很不错,他听过老板娘和他讲过的故事了,关于很久以前为保护小镇死去的反英雄,超酷,他当时只是这样觉得的。他没钱,要等到他攒够钱之后才能拿到,现在居然被别人先一步买走了,有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了的奇怪感受,他说他要成为勇者不过是想找个称号配的上匕首,听起来更酷些 

   瓦不管也不知道那时怎么像中了邪一样,听说老白要去找龙就跟着他跑了,而且老白一直嫌弃他,他还缠着就不走,现在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好笑,那时可能只是单纯冲动想做一些冒险的事,也可能是对看起来年幼的老白突然有种同命相怜的感觉。他像个小偷一样,带上自己所认为的那点宝贝,一路上蹑手蹑脚的跟踪老白,其实老白早发现他了,但是一直没拦他,因为他觉得小孩子总都是恋家的,离不开父母的怀抱,他过不久就会自己回去了。可老白没想到的是,这叫瓦不管的小鬼本来就没有父母,习惯了流浪,等他走出小镇,才注意到瓦不管还跟着他。
   “快回家去”他转过身,有些不耐烦的对瓦不管的所在之处这样说道,还想着这小孩能不能自己走回去
   “我没家”瓦不管给出了干脆的回答,慢悠悠的从藏身的那棵树后面走出来,直直的看着老白。“我也是勇者,我们可以搭档啊”
   “现在这年头是不是想屠龙的都自称勇者啊,是魔鬼吗都”他有些无力的想着,很吃惊这小孩根本无视他话里的意思,还得寸进尺般的要和他一起远行。“不行,你太弱了”他不想再和这小孩在夜晚的森林里浪费时间,他还要赶路,毕竟夜晚的森林可比看上去的危险多了,他摆了摆手,就催促起来,可这小孩是真的铁了心了跟他走,怎么赶都无济于事,小孩还是跟着他随着他的步伐一点一点的远离小镇。
  “唉”他不就买了个匕首吗,也怪他当时为了敷衍随便说了那些话,现在好了,带了个狗皮膏药上路,怎么甩也甩不掉,出于良心他还不能把他随便丢在森林里,要是他一直这样大声吵闹的话,过不了多久,森林里的野狼就要全聚过来了。
   其实他们后来真的遇到野狼了,在离圣索托城不远的地方。那时候圣索托还不是主城,也只不过是个小镇,和他认识老白的地方差不多大小,而且很混乱。那次遇到野狼和后来屠龙是瓦不管最难以忘怀的两段时间,虽然他们都有受伤,可情况完全不同,与屠龙之后那段难过的时间相比,野狼实在是再好不过了,至少他还能陪在老白身边,不用一直在死亡边缘挣扎的痛苦的时候还想着远方的人。十三岁的瓦不管完全不是野狼的对手,伏在草堆里的狼猛的扑过来,小小的瓦不管一下就被按在地上,他用手使劲的抵住狼的脖子,一边奋力抵抗,一边又被吓得双手颤抖。
   “老白!!”他记得他当时是竭尽全身的力气才叫出这个名字,他牙齿发颤,好像除了双手,其余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,大声叫出一个名字是那样的难。老白那里有更多的狼,即使他叫喊求救也不可能马上抽出身来,况且老白当时已经处于浑身浴血的状态了,站着都十分费力。野狼还在继续猛扑,尖锐的牙咬在老白手臂上,换来汩汩鲜血涌出和老白隐忍的痛呼,老白还没有放弃,奋力的回击,但他都有一些绝望了,那是他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,野狼腥臭的吐息就扑在他脸上,恶心的让他想吐。
   “再坚持一会...”恍惚中他听见老白这样说
   快要坚持不住了,那刻他真的鼻头酸酸的,越来越撑不住的手臂被狼的重量压的弯曲,狼牙就快要咬到他的脖子了
   “老白!!”他的声音带上了点哭腔,眼睛也发涩,快点快点快点,他心里这样祈求着,他只剩最后一点力气了,他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只有双手还撑着
   “呲—”是鲜血溅出来的声音,温热的液体瞬间撒了他半张脸,还有脖子和肩膀,全部染上了腥味,到处都是艳红色。老白拿着那把以前从他手里买来的匕首,刺穿了狼的喉咙,终于让狼停止了捕食,重重倒在一边。
   “哈啊…啊……”两个人都在大口喘息着,刚逃脱死亡,身上一点力气都不剩了,就倒在地上。老白很重,压的他有点喘不过气来,他想叫他走开点,但毕竟他刚被老白救下来,而且老白身上都是伤,他不知道老白还能不能起身,“小鬼,你差点把我害死了,你是魔鬼来惩罚我的吧”老白微弱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,小声地说着,看着也没有从他身上起来的意思,两人就这样躺了几分钟。“我胳膊断了,起不来了,你还等着,等什么呢”老白神色复杂的笑了下,催促他把他从身上移下来,身上的血液和汗珠因为动作蹭在瓦不管衣服上,等着他慢慢从身下一点点移出去
   “哎哎哎,你能不能轻点啊,压到我胳膊了啊”瓦不管把老白从地上拉起来,老白一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一边抱怨瓦不管粗鲁的动作,说着却还是让他搀着他。瓦不管反常的变得呆滞,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平时一直吵吵嚷嚷的,现在突然平静下来,“不远处有镇子,慢慢走过去吧”老白这样说了,他们当时也没别的选择,只好这样走过去。瓦不管觉得自己那时候像傻了一样,脑子里居然一片空白,只听得见有老白的声音在耳里徘徊,那时候其实是很想哭的,总是觉得快死了,也没想着逞强,但是眼泪还没掉下来,就听见老白的笑声,他那时候的确是被这个没自己大自己多少的人鼓舞了,还是没哭,因为老白看到他湿润的眼眶,说了一句“别哭了”。那时候大概是第一次觉得那么依靠这个随便跟随的人




———TBC———

  感觉有点不应该打瓦白瓦的tag

评论(4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