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烬余温

情深不寿








不喜分享我爱的小天使sorry
是个没有文力的咸鱼(躺)
三分钟热度+社恐+玻璃心
cp洁癖注意

自认为没什么要掩藏的东西

((尬聊王者orz))

《触不可及》

*瓦白瓦无差
*由小天使巫可可的那个截图而.胡.乱.想.的一篇
*巨ooc,神级ooc
*瓦不管超可怜QAQ,每次就什么“你走开”“你不配”什么的,又刀又无奈,瓦不管正经的时候超帅,但是一说骚话就想捶死他orz,很魔人的小可爱那样?噗
*感觉自己像废了一样,写不出什么好东西sorry
*我写的时候配过“起风了”当BGM,大家自己选择吧,感觉自己的粮干的没味,配个bgm会好点吧_(:_」∠)_
我好废orz













    “感谢Old……”带着笑意的声音戛然而止,瓦不管有些不敢置信的微微睁大了眼睛,呆呆的盯着屏幕,一下没反应过来。没说完的半句话,还挂在嘴边,只发出几个气音。弹幕因为突如其来的安静开始刷了起来,起哄的话一个接一个地溜过屏幕

   “……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沉默着,仿佛心不在焉的隐藏掉游戏界面,本能的想看清刚才从屏幕上一闪而过的名字。他应该去拿手机,毕竟还在直播

   矮柜上的手机连着耳麦,正映着放了一半的电影,他刚才忘记关了,现在摸起来手机微微有些发热。他迫不及待的打开直播,想在那一堆弹幕中找到些什么,但让人失望的,那一堆安慰的话里没有他期待的名字。他其实可以不用跑过来拿手机,也许老白说了什么,只是他错过了,可能吧,他只是不愿意那么明显的表露出自己的期待,因为他情愫暗涌的心虚

   游戏里等待的人发出叹息声,他才发现已经匹配了,只有他还没准备。

   他还没准备,任何意义上,在任何方面来说,不论是难以言说的秘密,还是前途未卜的未来。

   他尝试像往常一样打趣,但明显不太可能,他清楚感受到自己瞬间的失落,和再提不起来的兴趣,弹幕混乱的让他烦躁。他深呼吸,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,没有埋怨的话,安静的反常,现在的他正学着压抑情感,不再同于以往的直率,他在掩饰自己的缺点,甚至粉饰自己,他知道这因为什么,因为那梦里和他靠的太近的人。“他可能在看”每次他想随性的时候总会这样警示自己,就像现在,他太过在乎他对自己的看法,所以把一切都慢慢收敛,而他居然说他无趣。也是,毕竟连自己都觉得藏的不自在,但他心底想要的不仅仅是有意思的朋友,像是厌恶又渴望束缚,想得到让他心神不宁的人

   记得某天晚上他在老白的直播间里说想他,那时好像是心情很烂,恍惚的像丢了宝贝一样,没过脑子就发了,等过了几秒才恍过神来,只好慌乱的又说了些黏腻的话,妄想把话里的悲伤变成玩笑,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。他没回他,即使他说的这么明了,他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,不知该庆幸还是怨念,他知道他是个很聪明的人,借着直播干脆将无法回应的问题跳过,连沉默都没有,光明正大的无视掉了他,他应该看得到的,只是没说什么。这让他想了一晚上

   他再也没底气毫无顾忌的叫他宝贝,那样的玩笑变得会让他悲伤,演技拙劣的他只能无奈的回应,等他们笑够了再展开新的话题。他本该是自由而直率的人,现在倒天天藏着小秘密,偷偷的,害怕被发现

   他和老白吵架的当天他们正在直播,事儿是他自己挑起来的没错,老白当时在和别人说话,和平常一样,玩笑开着几句骚话就又溜出来了,他没什么反应,而另两个却使劲带节奏,说个没完没了。往日的玩笑话那天听着格外刺耳,让他头脑发热,他本来只想叫他们闭嘴,结果发现没什么用之后,却把气氛越拖越重了。他干脆闭了麦,直接打电话给他们

   老白有些地方味的话语在电话那头响起,像以前一样,想和他讲道理,而他根本不想听。他急切辩解的语速变得很快,语气也变得很重,加上一点愠怒,给人感觉像是受了什么委屈,在愤怒的回应攻击,其实他不过是嫉妒,慌忙想责怪,好像以前他所想的在当时那个自己看来都飘忽的有些理所当然,觉得老白在乎的就应该是那个叫瓦不管的,最开始就陪他的人。让他焦躁的是刚才他说的那些话,他本能反应的在那瞬间想逃避,原以为忽视就能忘却的东西,反倒像杂草一般在他心里长得愈发茂密,挠的他心痒痒,也堵的他难以呼吸。

   吵架好像不明所以地就这样发生了,电话那头气得开始骂人,冰冷的言语就像锥子一样落在他心里,他忘不了那天,他说的话,还有自己的冷言冷语,他说了许多尖锐的话,丝毫不顾对方的面子,也不管从前双方的情谊,穿过夜晚冰凉的空气,直达他的耳边。他被他狠狠的骂了一顿,到后来无话可说,平静的与老白形成极端对比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的脑子早已被嫉妒和私心占有欲的烈炎,像夏日的冰块一般融化了

   他那时一定是疯了,不过是个普通的玩笑就让他冲动的说出那样刺耳的话,等到老白不耐烦地挂断电话他才反应过来,一切都被自己搅的乱七八糟的。开始的游戏早输了,房间被解散,直播里一股脑的也全是责备的话,他放下手机,等到再坐到椅子上时,才觉得眼前忽明忽暗的,那几秒钟像是整个世界都在旋转,绕的他恶心反胃,像是要晕过去

   会疏远吗?他害怕这样的问题,他们虽然表面上好像还是很不错,但之前已经经历过一次,只不过那是慢慢的在不知不觉中的远去。而现在更不同了,他作为一个越界者,要更小心谨慎的处理关系,经历这样无意义的争吵,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又疏远了,追到他念念不忘的聪明男孩又变成了不知何夕的事情

   他那天吵完架之后就下播了,在外面不停灌酒,明明还没追到就像失去了的样子,直到喝的双颊通红,神智不清,跌跌撞撞的又回了空荡荡的家,边走边小声嘟囔着什么后悔的话,灯也没关,直接就倒在床上睡到了第二天午后

   让人尴尬的是过几天他就要搬过去和老白住了,他最近总是很怕,所以一直躲着他,然后他们就连续两个星期一句话都没说,那老白现在这个礼物算是算是原谅他了吗?他怂的不敢问,大脑一片空白。曾经也有一段像这样整日期待又焦灼的日子,那时心里才刚生出星星点点名叫喜欢的东西吧,明明过几天就是以前日思夜想的开始,他却忧虑着

   他想起初见老白的情形。一个高个子穿着粉红衬衫的男人,懒散的靠在出站口的亮银色栏杆上,他推着箱子缓缓的走,边走边四处张望着,寻找着老白的身影。沉默中,他瞟到了站在栏杆外的那个人,他们对了下眼神,然后老白有丝腼腆的笑了,他快步走向他

   即使在夏天老白身上也很干净,和他靠近些甚至能闻到淡淡的香味,那应该不是他的日常,因为他发现他有小动作的在嗅自己的手臂。
   明明是淡淡的香味,却和他那时的心情一样让人感觉甜蜜

   他很想抛弃掉现在好友的身份,为了给予老白不同的印象,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,因为他们的相互了解与习惯,反倒让他寸步难行。从前老白让他道歉他总是无奈般的顺从,也很享受那样很近的距离,而现在他想道歉却再无法开口,老白也再没主动给过他机会

   该怎样表达,不论是想念的心情,还是越界的心悸,这些曾经让他恶心烦躁的事,因为以前有趣的相处而变得这么让人难以割舍,即使在现在这样更进一步的情况下,他也的确有那么几分想回到从前,能再平静不过的和老白说话,像一切都没发生过,甚至从没认识他,逃避他所痛苦的,不再这么束缚、患得患失